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 晴间多云,最高气温11℃,最低气温-3℃,西北风3-4级。


站在荒凉之上的开拓者
八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宣传部 杨世伟
0
发布日期:2018-11-05 浏览次数: 字体:[ ]


我是一名企业报记者,我听到和看到的故事都像这个企业所走过的岁月一样,厚重而磅礴。

开拓者,就是在蛮荒、艰险中披荆斩棘,为后来者趟出一条路,继而在完成一个又一个征程后继续出发;开拓者,永远是走在最前方的行者,没有任何理由,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奋斗使命。八冶就是这样一个开拓者,在岁月长河中历经半个多世纪的成长拼搏,足迹踏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跨过了喜马拉雅山,横渡印度洋,他的身影出现在东南亚、中亚、非洲和俄罗斯的大地上。他屹立在河西走廊的祁连山脚下,俯瞰着他亲自筑起的城市、工厂和大厦。

当我凝神注视着“中国八冶”深蓝色的司徽时,时间的车轮似乎将我带回了曾经,我耳畔仿佛听到了那一声高亢的口号:“为了新中国的工业建设,向西北进发。”我似乎听到了火车的汽笛声和一声声巨响,炸山取矿,修路筑厂,一个个身材高大、肌肉黝黑的汉子,喊着号子,在一片尘土飞扬的地上打着地桩。

1955年,八冶集团公司的前身“西北冶金建设总公司”成立,在荒山秃岭中用5年时间建造出中国第一座铜城白银。那时青春是在钢筋、混泥土中度过,年轻的建设者用自己的汗水在一片蛮荒之地浇灌繁荣,他们的拼搏换来的是生产车间的金花四溅和铜水奔流,换来的是新中国工业的崛起。

北边的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在十月的狂风带动下,一次次地侵袭着这个河西走廊东段的8896平方公里的戈壁滩,放眼望去龙首山下遍布百里荒滩。自1958年10月份开始,这个地方不再只是单一的狂风怒号,还有机器轰鸣,火花飞迸。

这片贫瘠荒凉、沉寂了数干年的戈壁上空,传来了夜以继日响彻大地的炮声机器轰鸣声。一切都在八冶建设者的手里发生着改变,一栋栋厂房拔地而起,一条条公路延伸到矿山腹地。在这些发展的背后,是忍饥挨饿,是风餐露宿,是背冰化雪,这是八冶建设者的精神。艰难的生活条件下,建设者们从来没有屈服。或许这样的生活算是一种苦难,可是在岁月之后,我们才能领悟这种厚重、深沉、博大的八冶情怀。

白银、金昌、嘉峪关,从河西走廊转战黄河上下,大江南北,先后建设青海海北铜矿、西宁特钢厂、永登水泥厂、兰州铝厂、连城铝厂等一大批矿山选治、动力化工、金属加工等厂矿。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八冶的建设者为我国有色金属工业和甘肃的经济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如今,八冶人已经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

八冶精神和八冶人的奋斗没有被遗忘,《共和国的功勋部队》将八冶展现在世人面前。在《中国作家》1989年第6期中,翟禹钟用翔实的文字,朴实地记录了那个年代八冶的建设者。

“我很难打开采访本,不是因为它太厚太重,而是因为那上头记载的八冶人的经历太壮烈了。他们奉献给共和国的太多太多,他们索取的太少太少。”ー次次的奋斗拼搏,已经成为了一段当代人无法感受和体会的历史,只有在他人的叙述中去想象一个个模糊的画面。作为开拓者,处处无家处处家,他们的足迹一直在路上,从一处荒凉走向另一处荒凉。

斗转星移,岁月更迭,八冶在时光的长河中经历了重重考验和磨难,从观念的转变到适应社会发展的改革,从计划经济的温床到市场经济的挑战,八冶不断积累实力,不断改革进取。新的时代赋予了八冶新的使命,新的环境提供了新的机遇和挑战,而八冶铁军的传奇还要继续。

信息来源:甘肃日报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