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 晴间多云,最高气温11℃,最低气温-3℃,西北风3-4级。


只为写有温度的新闻
金昌广播电视台 莫雅鸿
0
发布日期:2018-11-08 浏览次数: 字体:[ ]

无论是在千米井下掌子面深入采访,还是到海拔2800米祁连山下小村庄实地探访;无论是奔赴抗洪抢险第一线,还是到温度高达40度的亚洲第一炉——镍闪速炉前现场采访;无论是访问10年无偿献血捐献造血干细胞挽救16岁年轻生命,入选2016年9月“中国好人榜”的矿山工人孙道兵,还是访问曾参加红军长征的红西路军老战士,我都饱含真情,用声音和文字抒写出传递人间大爱的好新闻。

从青春到中年,从西南到西北,一位布依族少女,用30年的时间,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只为写出有温度的好新闻,这就是我——金昌广播电视台记者莫雅鸿。

作为一名老广播人,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金昌广播30年来从无到有的成长历程,分享我的采访故事。在最早的老广播电台大楼,我感受过最初的“金昌人民广播电台”电波呼号在金昌响起时的那份激动,那年我25岁;在那间只有一个话筒、一架调音台的简陋播音室里,我制作播出了金昌人民广播电台第一档新闻专栏《今日金昌》,那年我26岁;在金川公园大门前,金昌人民广播电台大型户外直播节目《585播音台》正式与听众见面了,那年我28岁;在多少个不眠的夜里,我用温暖的声音在夜空中和听众说着家长里短,那时我是晚间节目《点一盏心灯》的主持人,那一年我35岁……

回望过去,一路荆棘,一路坎坷,电波指引我不断奋斗;一路成长,一路收获,我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新闻工作者。

还记得1996年大年初一,我来到600米井下采访,当我穿上专业下井服、套上高帮雨靴、戴上安全帽时,工人们都说我真像一个矿工。为了担得起这份信任,此后几乎每年春节我都要到井下采访,和矿工一块过年,我的采访地也从金川集团矿山的600米井下延伸到800米井下,再延伸到千米井下。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采矿和危险相伴,矿工和艰辛同在。然而当我把话筒对准地层深处,走进矿工们生产的掌子面,看到的是矿工们奋斗拼搏的金昌精神、工匠精神、奉献精神和主人翁精神。我的报道如“矿山交响曲”飞进千家万户,唱响金昌这座工业城市的新春序曲。

2009年,我采访了在800米井下坚守20年的甘肃省劳动模范——矿工田国强。没有一次违规操作,没有负过一次伤,田国强从一名普通工人锻造成为一名出色的技术能手。当我问他为什么不换一份井上的工作时,田国强说他熟悉了井下的一切,他热爱井下的这份工作。

2013年大年三十,我在千米井下采访金川集团公司劳模——井下凿岩工陈宏武。新年钟声响起时,我问他有什么新年梦想,陈宏武非常朴实地说,平平安安地度过每一天,收入提高一点,家庭生活更加改善一点。

在路上心里才有时代,在基层心里才有群众,在现场心里才有感动。《千米井下过大年》《镍闪速炉前的除夕夜》《800米井下,感受矿山新变化》等新闻作品是我30年基层采访的印迹,讲述了金昌工匠不忘初心、筑梦前行的金昌故事,用声音传播了三代矿山工人薪火不息、代代相传的金昌精神。

记者这个称号对于我来说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责任。面向未来,我将在新闻采访中有更多的担当和作为,继续发扬老新闻工作者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精神,顺应新时代新变化新要求,做一个有担当、有作为、爱学习、讲奉献的新闻工作者。

信息来源:金昌日报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